18831080576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
文章详情

漂亮女人不堪家庭暴力杀夫入狱15年

2018/5/16 15:37:22 邯郸离婚律师
  她原本是个漂亮、优雅的女人,最后却沦为杀夫死囚。
  
  这一切都是因为冲动。因为冲动,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他;因为冲动,她又杀死了他。
  
  从婚后无尽的争吵、暴力,到漫长的15年铁窗生活;从23岁的青春年华,到50岁的天命之年,她最美好的27年,都在为冲动买单--她说,这就是冲动的惩罚。
  
  “漫长的15年过去了,你们还要我吗?如果,我看不见打开的家门,我就会流着眼泪从家门前走过,忘了所有美好的过去……虽然我已走出监狱,但我的心没有飞出高墙……”
  
  21日,南岸区骑龙社区阳光艺术团舞台,悲凄的《游子吟》音乐中,正在上演一幕叫《回家》的音乐剧。走出高墙时的渴望,走近家门时的忐忑,面对家人时的不安……演员将一个刑释人员回家的心路历程演绎得让人揪心。
  
  音乐声止,剧已落幕,观众还沉浸在剧本带来的沉重里。一个身材高挑、挽着漂亮发髻的中年女人走到台上,她举止优雅,一开口就惊住台下观众:“刚才演的,不仅仅是戏,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我,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……”
  
  女人叫刘玫(化名),今年50岁。这幕让人揪心的音乐剧,她是编剧兼导演。戏外,她自己的故事,更令人唏嘘。
  
  因为冲动
  
  一时气愤恋上他
  
  刘玫出生于主城,17岁就参加工作。上世纪70年代末,成绩一向很好的她考进卫校带薪学习。
  
  学校实行封闭式管理,学生平时很难出门。而已经成年的刘玫,社会交往和需求自然比其他学生多,便经常找每天到校外办事的校工兼出纳李强(化名)帮忙寄信、买东西。一来二去,两人的交往被传成“谈恋爱”.
  
  不久,校领导在教职工会上批评李强,同时停了他的工作,让他参加劳动作为处罚。“因为我,让李强白白受处罚,太冤枉了!”既气愤又内疚的刘玫跑到校办公室,当着所有老师和领导掏出工作证:“我们是清白的正常交往,凭啥处理他?退一万步讲,我已经工作了,是成年人,就算是恋爱,也没违法,有啥错?”
  
  就这样,因为一时气愤,刘玫真的跟大自己3岁的李强谈起恋爱。
  
  因为冲动
  
  叛逆之下嫁给他
  
  李强身材不高,老家在农村,读了小学就下乡当知青,回城后做了校工。“不论长相、出身、文化水平都跟刘玫有差距”,得知两人谈恋爱,刘玫家人坚决反对。
  
  为了反对刘玫“不般配”的爱情,家人托人介绍了许多男子给刘玫,但她一律拒之千里。最后,一向疼爱她的姐姐甚至以“断绝关系”来威胁刘玫。
  
  “那时人年轻,内心很叛逆。”家里越反对,刘玫越坚决。1982年,3年卫校生活结束,散学典礼刚完,刘玫就找到李强:“快去学校打证明,我们把结婚手续办了。”
  
  虽然户口本被家人藏起来,但刘玫凭着两边单位的证明,和李强回老家办理了结婚手续。
  
  回首这段往事,刘玫不禁泪流满面:“如果不是因为叛逆的冲动,我可能不会有今天。很多人年轻时总以为自己是对的,后来走了弯路才会明白,父母、家人的话,不听不行啊。”
  
  因为冲动
  
  不堪暴力杀死他
  
  没有婚礼,没有家人的祝福,刘玫就这样草率地一头走进婚姻的围城。
  
  真正跟李强生活在一起,刘玫才发现,原以为不重要的那些出身、文化等差距,是多么要命。
  
  为了解决分居两地的问题,刘玫托关系将丈夫调回自己所在单位。由于李强没多少文化,只能当驾驶员。驾驶员干的体力活,加上李强脾气不太好,在单位没啥地位。而刘玫是医生,又是卫生所负责人,人漂亮,又能歌善舞,是单位文娱骨干,单位同事和领导都非常喜欢她。
  
  日子越久,李强越自卑,慢慢变得古怪起来,常为小事跟刘玫吵架。刘玫母亲过生,她给了100元钱,李强也会吵上几天,理由是自己父亲已死,母亲过生只给了100元,而刘玫父母健在,每人只能给50元……
  
  最初,刘玫总是让着李强,生怕他提离婚,因为“我自己坚持要嫁的男人,如果让别人知道我过得不好,多没面子”.抓住刘玫的软肋后,李强变本加厉,稍不如意就对刘玫拳打脚踢。
  
  刘玫总是将苦水往肚里咽,在外面营造着幸福家庭的假象。一次家庭聚会,李强酒后失言,暴露了刘玫苦心隐瞒的秘密,家人才知道她这些年的婚姻并不幸福,劝她不要硬撑,实在过不下去就离。
  
  得到家人的理解,刘玫主动提出离婚,没想到李强一反常态坚决反对:你离了还能找到更好的,我这样子上哪找去?恼羞成怒的李强举着菜刀威胁:“敢离婚就杀了你全家!”
  
  之后的日子,刘玫形容自己“是在噩梦中度过”:害怕离婚,李强成天跟她吵闹,甚至连班也不上了。不管刘玫是在卫生所上班,还是在外面为人体检,她走到哪,他就跟到哪,一句话不对,就对她施以拳脚;知道刘梅去找派出所、妇联,李强更是随时把明晃晃的刀架上她脖子:“你去投诉我呀!等你找的人来时,人都死了……”;知道刘玫爱面子,李强甚至跑到单位广播里大喊,“单位领导,你们快回来处理我跟刘玫离婚的事”……
  
  单位领导调解无数次无效后,甚至给保卫科下命令:只要刘玫打电话,必须马上去,免得出事。刘玫说,自己的面子被李强丢尽了,那段时间,自己每天都生活在极度恐惧中,总担心一不小心,就会丧生在反复无常的李强手下。
  
  1994年11月15日,因为小事,李强又一次把刀架上刘玫脖子,从早上7点僵持到9点,不让她出门上班。绝望之下,冲动的刘玫将大量安眠药放进李强的面条碗中......

  

【已有208位网友浏览过此网页】
18831080576
官方微网站
电话:18831080576
手机:18831080576
Q Q:2873858100
地址:邯郸市东柳北大街安居东城商务楼C座11层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专长领域 | 律师文集 | 相册影集 | 案件委托 | 人才招聘 | 法律咨询 | 联系方式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